最后一个猎人

2006年第6期

【字体:



  1

  

  从鹤顶回来,我一路都在抚弄那只伤了翅膀的鸟。杜老枪摇橹,吱吱呀呀地响,把水翻到船后去。他边摇边唱,调门扬起来,天就黄昏了。那鸟不怕船声和水响,怕杜老枪怪异的歌声,在我手掌心里乱跳,要不是我在它腿上系了一根线,翅膀坏了它也会飞走的。

  我跟杜老枪说:“别唱了,鸟要吓死了。”

  “哪有摇船不唱歌的。吓死了明天再给你打一只。”

  声音更大了。今天他高兴,打了四只野鸡、三只野鸭,还有这只伤了翅膀的鸟。我说叫翠鸟,图画书上就是这么说的,他说叫柴咕咕。柴咕咕,多难听的名字,比麻雀还难听,我不信。有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上海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