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东河西

2006年第6期

【字体:



 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。

  但是阿旦娘觉得,就像蒲老太太一辈子命都不错一样,自己的命,一辈子都没有好过。

  怎么样才算得是好命?怎么样才算是命不好呢?

  反正阿旦娘觉得,像蒲老太太,命就是好的,如自己,则是不好的。譬如拿阿旦娘和蒲老太太的手绢举个例子吧,阿旦娘的手绢很多时候都是用来擦眼泪的,而蒲老太太就没有那么多眼泪可擦,她只是用它来揩揩鼻子,或者是吃了什么好吃的东西,在嘴上斯文地沾一沾罢了。

  你是娘子的命,我是丫环的命啊。阿旦娘记得很多年前,自己就对蒲老太太这样说过的,说得蒲老太太禁不住地得意了,同时就有些怜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上海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