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方有佳人

2009年第12期

【字体:


  1

  

  母亲火急火燎,屁股一转,回过头跟镇上的几个干部谈花木价钱。

  小玉很讨厌她的做作,明明三十元一盆含笑花,她非要说成八十元。母亲两手搭在肥硕的屁股上,唾液像一层白白的肥皂沫荡漾在嘴角,小玉觉得很恶心,也为母亲的毫无知觉而自卑。那个穿着黑色体恤的小伙子一手拎着暖水瓶,给领导泡茶,一边在嘴角暗暗牵出一丝笑容,他定是在讥笑母亲的粗俗。

  小玉上去拉母亲的手,母亲的手关节粗壮突出,母亲问:“你干嘛?”小玉说:“我尿憋。”母亲擦了擦嘴角的唾沫,大概也觉得有点疲劳了,她很不心甘地带女儿出门。找厕所的路上,她还在唠叨,指责小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上海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