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月坡

2010年第9期

【字体:


  根大

  

  这几天一直下雨,我哪儿也没去,背着手,屋前屋后不停转悠。我觉得不对劲,房子里好像有一股臭味,属于死耗子身上的味道,很冲鼻子,我猛地打了个喷嚏。

  我拍了下脑袋,戴上口罩,拿起火钳,角角落落里搜。南面屋子里租住着一对江西小夫妻。我没敲门,进去了。我想我是东家,这屋是我自己的,有什么好敲?我带着一顶黑不溜秋的帽子,拎着火钳。那江西女人小菊一看见我这模样,就笑得像只打嗝的母鸡,上下磕个没完。她忘了,她还在喂奶,那一对大奶,翘在棉衣底下,像两只竖着耳朵的小白兔。小菊一点也不害羞,她或许在想,根大是都快六十岁的老头了,跟我爹差不多的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上海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