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海之刺

2012年第4期

【字体:


  天还黑得像一口锅的时候,父亲已把我从被窝里拖了起来。知道今天就要去上海,昨晚我做了很多乱梦,都是有关上海的,以及上车、下车,遇见三伯、小敏之类的事。被父亲拖起来时,发现刚才的一切只不过是些乱梦,反倒让我感觉眼前物事的不真实。我穿衣,漱口,呼噜呼噜地喝粥。母亲在我耳边反复絮叨:到了外面一定要抓牢你爹的衣角,你眼睛不好,当心被马路上的人挤丢了。我没有回答,只是更快地喝粥。父亲往那只人造革拎包里塞一大包煮熟了的菱角,这是父亲送给三伯的礼物之一。

  当我们沿着小路走了四华里,来到那条铺着柏油的国道边时,那趟驶往余姚县城的长途客车还在驶向这里的半途上。一起等待着的一名采购员模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上海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0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