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子革命多年

2012年第8期

【字体:


  两年前,我写了一篇小说叫《渡江》,由此引起了我母亲菊红的不满。
  菊红,也就是《渡江》中的女主人公。她很认真地看了《渡江》(岂止是看,简直就是用显微镜在研究),打电话给我说:“看你把张子腾伯伯写成什么了?朱金枝阿姨看了不生气啊?!再说了,我就是怕你胡说八道,不尊重历史事实。你看!你把很多人都没有写进去,连二姐菊香都被你弄丢了,还有舅舅呢?……”
  我生气地说:“跟你说一百遍了,这是小说!小说是可以虚构的。”
  “小说有什么了不起!即使了不起,也不能让我那些南下来的同志们不高兴。”
  郁闷啊!
  我不和菊红争论了,我下决心不再和她争论。其一,她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上海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