蓝色旗袍

2013年第6期

【字体:


  我的名字是外婆起的,单名一个童字,代表了蒙昧和初始,有一种寂静的光泽,或者是莽撞无忌的热情,这与后来人们对上海画派的按语极其相似。我外公是上海画派的中坚,虽然算不得大家,却也拥有一脉支流寂寞生辉。可惜外公消失在中国近现代美术史上无有建树,仅仅以黯淡的背影惊鸿一瞥。作为家人我们也难得提及他,舅舅说想那么多有什么用场,他抬头注视我,眼底略微神伤。静芝姐就很是不屑,她总是说我都不如他们的一只猫,我都不如一只猫呀。

  外婆与猫的传奇故事在我们已是笑谈。那只唤作二朵的猫咪是一朵的独生女儿。她的母亲陪伴我外婆寒来暑往,始终蜗居上海养尊处优。我忘记了是否向外婆问起过其间的来龙去脉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上海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