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份手抄乐谱

2013年第7期

【字体:


  我二十岁撞了个大运,二十二岁懂得了人生的悲壮,所有一切都因为我的父亲崇拜维尼亚夫斯基。

  那天下午,系里忽然召开全体师生大会,通知大家抓紧,在两星期时间里,拿出一台音乐会,接待波兰小提琴大师库拉克先生。库拉克先生当时应邀在日本帝国音乐学院讲学两个月,上海音乐学院请他趁便就近到中国访问,安排了一个四天长周末。

  既然是波兰音乐家,当然钢琴系最疯狂,排了一堆肖邦奏鸣曲,声乐系也排了几首合唱。可怜弦乐系,整天练的都是门德尔松、帕格尼尼,没想过波兰人的事,这一急就抓瞎。20世纪80年代初,“文革”刚过,除了肖邦,中国人不知道波兰还有其他音乐家,于是才给我这个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上海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