蝉蜕

2013年第8期

【字体:

1

  若干年后,每当想起1995年8月启东市教育局前的法国梧桐上,一根打横的树丫下,那只刚飞走肉身的蝉蜕时,我的额前,便会海潮般翻卷起无边的沧桑——那时候我们满腹都是对未来不着边际的想像,那时我们又多么年轻啊!

  从重庆朝天门码头上船,六天六夜,江渝16号轮船终于把我们跟半船涪陵榨菜和乌江牌榨菜之类的货物一起,甩到上海十六铺码头。

  从四川到上海,还可以乘火车。母校的领导念我们辎重多,钞票少,火车速度快是快一点,但小偷多,停靠的站也多,车上的乘客更多,挤得无法下脚,不被挤成肉饼子就阿弥陀佛了,想吃口热茶,上个厕所,得靠运气。而同样的价钱,坐轮船的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上海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