歌郎

2017年第5期

【字体:


  过了门槛,鼓调一变为阳板。陈克忠在灵前接过歌头,都官喊叫孝子从地上起身,跟在锣鼓响器身后,为首的孝子抱着灵牌,丧鼓就开锣了。孝子们下昼已经哭放下了,这会不做声跟住唱歌的人。

  在陈克忠后头唱歌的有四五个,是孝家事先请好的。徒弟王文德以外,有抱溪沟的华漆匠,过去陈克忠常和他搭班子,自从他老婆子过世,今天是华漆匠第一次唱丧鼓。本地的谭老二,喜欢唱,唱得粗。还有小学退休教师严老师和一个姓李的年轻人,是会唱老书的。敲鼓的是黄家驼背子老汉,老汉敲了一辈子的鼓,跟在歌郎后面不声不响地转,从来不错一个鼓点。这场人比起前天孟石岭那一场要强些。

  画眉叫的归归阳
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上海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