母亲

2017年第5期

【字体:


  1972年底,距离我父母打包、下乡两年多一点儿,原来下决心远离北京的“资产阶级知识分子”们,突然意识到:在北京保留一个住处多么重要!同理,原来那么轻易放弃住处多么愚蠢。留一个住处,意味着你仍然算是“北京人”,好像占有了一个返回的桥头堡,而失去它则意味着你将永远漂流在贫穷、陌生的“外地”——这个词,简直就等于流浪汉加要饭的!

  我妈妈也加入了返回北京的人潮,但,回哪儿呢?我们原来住的单元,早被觊觎住房已久的其他住户(多半是原学院里无须再被改造的工友)占了。要回来是不可能的,因为这次返城纯属非法,哪能对新住户开口:那是我们的房子?

  但也不要紧,“文革”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上海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