犀牛

2017年第6期

【字体:


  他们说总有一天我这个人,连我的诗都会消失。他们说,不过,那两件事情倒可以流传下去……

  头一件事发生在1986年年初的诗会。那时我二十七,已经带上了圆圆厚厚的黑框眼镜。那年冬天很冷,我常和一帮朋友在寒风凛凛的大运河边嬉戏。我们都喜欢从血印寺的屋檐下掰断冰棱,伺机塞进别人的脖子里。一时间,世界只剩我们的尖叫……回声,还有踩着河堤奔跑的厚重的“笃笃笃”声。那些人,我曾以为我们会永远在一起。只要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个在我的家门外喊一声,我都会在五秒内跑出去,一整夜不回来。我们的脸上都有一种生猛、桀骜。直到我成了一个诗人,我慢慢开始嫌弃他们,不自觉疏远了他们。

 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上海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