摆渡

2017年第9期

【字体:


  一

  大厅只剩下素贞一个人。她倚墙坐在靠椅上,全身松软,看一位小弟调试电脑——只须删减、增加几个字,液晶屏幕便显示出下一场的吊唁主题,跟自己再没什么关系。七八位着清一色工作服的小妹,两人一组,一次又一次机械地撤离花圈。路过素贞时,纷纷空姐式左手捉右手,向她鞠躬:阿姨节哀;阿姨节哀。

  素贞点头,甚至条件反射地微笑。微笑欠妥。其实整个吊唁过程,她就是个货真价实的贵夫人,根本没有失控或者夸张地嚎啕大哭,只是用洁白的银丝花边手绢,轻拭不时突然溢出的眼泪。商会的吴会长,用一口粤语普通话念悼词。悼唁组织者,首先考虑的是吴的身份,而将他的发音退而次之。结果,听悼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上海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