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后四小时

2017年第9期

【字体:


  “你去看看沅水吧,他可能快不行了。”我还没坐下来喝一杯水,母亲便对我说。“什么病,这么厉害。”我边走边嘀咕。沅水是我邻居,也是隔了四代的远亲,小我四岁。他的房子在山边,是一栋毛坯房。2013年,我建房,他也建房,下地基的日子还是同一天。建房时,我一个月去看一次,吃一餐饭又回来。我也去看他建房。他一头的石灰,胡碴也沾满白灰粉,旧劳动布洗得发白,脚踝和膝盖扎着护带,穿一双解放鞋。他从一楼挑砖上三楼,竹扁担斜压在肩上,粗壮的脚肚像肥大的鲶鱼。他三跳两跳便上了三楼。他的房子一直没粉刷,红砖的毛坯房堆在山边,看起来像个炮楼。我住新房了,他来我家看,楼上楼下,看得很仔细,摸摸铝合金门窗,摸摸老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上海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