宴云

2017年第10期

【字体:


  爷爷有时清醒有时糊涂,糊涂时他会盯着阿虫的脸,问,你是谁?一会儿又问,阿虫去哪儿了?说罢又死盯着阿虫。清醒的时候,爷爷会对阿虫说些他死后的事:那时,阿虫还会记得他吗?还会记起他来吗?他的脸已不在阿虫面前了,阿虫又凭什么记起他来呢?再说,人到了那边,成了魂儿,样子也就改了吧?人活着样子都在改,成了魂儿,还能不改吗?爷爷的这些话,让阿虫找不出一句应答。自从前些年不慎摔倒后,爷爷脑中便留有淤血,因它作怪,爷爷有时糊涂得厉害,连话都很难和阿虫说到一起了,各说各话各不相干,让阿虫心里难过。只有在说到笛子、捕云的时候,他才感到又和爷爷在一起了。

  可这一次,爷爷精神很好,很快就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上海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