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菜园

2017年第10期

【字体:


  鄢长友领我们走到坡地,分开草丛,有一座坟。这是老婆子睡的了。我惊讶于坟的大体严整。

  “老菜园”。说出这个词,语气落在“老”字上,显得郑重其事,或许和坟一样,是这里剩余不多的重要东西。

  草地长严了,完全看不出以前的菜园,在灌木中怎样开辟。老汉打头破阵,老婆婆跟身翻梳,杂乱中才有了纹路。上山小路旁一个垒得很整齐的石垛子,只是卫护着一棵树。不知道谁有这样的心情,是我在山上常见不解的。到溪边去的路尽头,架着两根捆在一起的木棒,颤悠悠地到水边,被踩光了皮。水从山上下来凉了。

  房子下陷了,屋顶像是盛了太沉的东西。但并未长出蘑菇或狗尾草,因为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上海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