阁楼里的鸽子

2017年第10期

【字体:


  我二哥有个习惯,晨起后到旁边的厅堂站一站,再到走廊上远望。大概此时一家老小和牲畜都安静着,他能享受一番独处的静谧。乡村的清晨是美的,新长的绿油油的庄稼在晨光薄雾中摇曳,而当日光倾斜、村庄苏醒时,生计和尘烟袭来,我二哥的目光就不再那么清亮了。

  特别是这一两年,邻居们种菜一般,在原本的耕地上盖起动辄三四层的新楼房。我二哥站在自家二楼的走廊上,已经看不了多远。周围均是玻璃窗贴砖反射着阳光的刺眼新楼,而那些叉着钢筋裸着红砖墙龇牙咧嘴的楼,也一样不容小觑。我二哥在厅堂站着,他总是望着墙上我父亲的照片,想说什么,又什么也没说。父亲在世时,他们父子就没有多少话说,常常夹在各自媳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上海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