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陵两刻

2017年第12期

【字体:


  1.

  很快就要到南京了,他甚至能隐约辨识到

  那躁动的地平线正往上,冒着稠密的气流。

  小心地,托起臃肿的行李,先知先觉的人总有

  非凡的动机,他伸手去够背部过于拥挤的汗珠,

  想像着玄武湖像一卷巨大的史书向他摊开,

  秦淮河隐去是非,长江是一把悬空的利剑。

  时值正午,他坐的火车就停在钟山下,很快就要

  到南京了。他忍受饥饿时就像拒绝招供的英雄,他想。

  2.

  他就住在铁路沿线,观看火车

  如何在夜色里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上海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