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病同行

2017年第12期

【字体:


  新童话

  小时候读安徒生的《七色花》,女孩得到一朵花,一片花瓣实现一个梦想,很快地,剩下最后一片花瓣,最后一个梦想。她让一个瘸男孩,扔掉拐杖,奔跑起来。小时候读到这里,替那片花瓣怪可惜的,要是我,我留给自己,我给自己一个什么?小心眼儿的自私现在可以说出来——

  我能跑吗?天哪!首先的首先,请让我站几分钟。我能够散散步?!

  甚至,奇异的花瓣,你能让我终日躺着,被压迫的臀侧神经不疼也好,求你了,梦花瓣。

  我的脊椎退行性病变,从颈部到下腰,越来越严重,医生给我用类固醇治疗,运动员用这种兴奋剂(非法的)来提高比赛成绩,给我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上海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