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的孤船

2018年第2期

【字体:


  受访人:秦涵坤做过国企总会计师1922年出生

  糊涂混沌的幼年光景

  我是妾生的。五岁以前的光景,可谓糊涂混沌。

  我父亲是常熟城里唯一一家银行的行长。那时候,不叫行长,叫“经理”。他白手起家,印象里,他总是很忙,除了银行,还经营别的事。比如做一些投机生意,去交易所做棉纱买卖之类。常熟人有了点钱,喜欢买地,种棉花,我的嫂嫂家就买了一万多亩地。但我父亲不爱买地,赚了钱,与人合伙去上海开工厂。那时,开厂是新生事物。我还记得去他上海的工厂玩过一次,那工厂什么样,我记不清了,只记得乘着轿车,在马路上兜风,觉得很新鲜。后来,我父亲还当上了常熟商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上海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