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等市民

2018年第4期

【字体:


  生活在自己出生的城市,上海。在那里活命,长大成人,又一天天变老的人,往陌生地方打一个电话,会揣着小心,习惯以一种乖巧的、避免碰无妄钉子的方式,讲一种zhi、chi、shi,z、c、s不分,对方一听就露馅儿的普通话。当口音暴露了自己的上海人身份,难得对方用上海闲话回答自己的问话,灵犀相通,一阵心的悸动,唤来了感觉,碰着上海宁(人)了。一种看似高兴又不像是高兴的情绪在滋长,偷偷地来了精神,匆匆收起洋泾浜普通话,一串串上海方言连珠一样滚落,仿佛时光倒转三十年,那个满城几乎都讲上海方言的年代,两鬓的白发也倏忽间变黑了。居市内陋巷的,或没有抽水马桶的弄堂房子,或老公房,走的是水泥楼梯,一早听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上海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