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相

2018年第5期

【字体:


  叶家愚到小区9号楼的时候,那个平时用作唱歌、打乒乓球的大房间里已经有十几个老人了。他在玻璃门外,透过人群缝隙,看到叶其武坐在一个烫波浪头的老太婆旁边。叶家愚进去时,叶其武看到了他,招了招手,示意叶家愚到他们那张桌子去坐。

  正月廿九是当地的拗九节,这个节日叶家愚以前听说过,出嫁了的女儿这一天要给娘家的老人送粥,有祝老人健康长寿的意思。叶家愚不是当地人,女儿又远在广州,不可能给他们送“拗九粥”。以前老伴在的时候,女儿一两年还回来一趟,但自从他老伴去世以后,女儿还没有回来过。

  叶家愚没喝过拗九粥,他觉得自己也不稀罕。一碗甜粥有什么好喝的,难道喝了真的就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上海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