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鬃绿马

2018年第6期

【字体:


  父亲半年前就怀疑自己得了大病,他委顿地坐在核桃树下,偶而挥动蒲扇轰一下蝇子,说:我肯定得什么大病了,老觉得身上不得劲儿,肯定哪儿出大问题了。几天之后他脖子上冒出两个疙瘩,于是去省里检查,是肺癌,晚期。确诊之后医生让父亲去楼道坐着,留下她商量怎么告诉父亲,说定不必瞒着,但把病说轻点,就说还在二期,还有很大希望。她从办公室一出来,父亲两眼死盯住她,恨不得立时从她脸上看出真相。他试图向医生行贿,只要医生好好给治,钱不是问题。他十分粗鲁地和医生套近乎,言外之意医院的内幕他都知道,他也将按潜规则来。顶发稀少的医生觉得这老头心态不错,肯定好得快。化验结果出来,却是最凶险的小细胞癌。
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上海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