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角

2018年第8期

【字体:


  1999年深秋。我当年工作过的纺织厂女工委员给我电话,说是黄浦江边的工厂拆迁以后有个庞大的规划。女工委员向我描述未来,就像当年向纺织女工宣传“四个现代化”一样。兴奋之余,我们就感伤——工厂被拆除。女工委员告诉我,她打电话的地方,便是这个工厂尚保留的最后一个地块——细纱车间女工更衣室边上的阁楼。“你晓得吗?就是‘红角’。”她用“红角”的电话机打出最后一个电话。等一歇,就通知电话局移机了。

  我当然晓得红角——纺织厂车间工人更衣室边上搭建的阁楼。纺织厂多女工,阁楼便通常连着女工更衣室。阁楼的“阁”,沪语读音同“角”。如此不规则的搭建物,多在车间旁边旮旯角落里,久之,便唤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上海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