刺青

2018年第9期

【字体:


  杜伟领宝儿来时,我和光头挨着铁生盘腿坐在校园一侧的山坡上。

  正值冬季,雪覆盖绵延的群山,远方的雪峰似纤尘不染的金字塔,在极硬的阳光中发出耀眼的光芒。我们坐在半亩地里,生一堆火。這些田地到了冬季会让农夫们短暂抛弃,残雪像斑驳的羊毛长在地中。

  “领了个新朋友来,家是军分区的。”杜伟推推眼镜,傍铁生坐下。

  铁生长了一张坏脸,眼睛有股煞气,他没正眼看宝儿,歪着脑袋问:“你叫什么?”

  宝儿很激动,声音极大地说:“我叫高大宝,你们叫我宝儿得了。”

  铁生笑起来,我们也夸张地笑。

  铁生笑着再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上海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