刨花的香

2018年第10期

【字体:


  0

  在我们村,有座小石桥。桥叫奈何桥。村里的人死了,出殡时,都要抬过这座桥。桥下的水西高东低,大有奔流到海不复还之意。桥呢,北高南倾,送葬的队伍举着旗幡,拉着青竹,散着纸钱,吹吹哼哼的,总是要先在村子里绕上一大圈,临了走巷串户,从桥北攀上。不过村里的人嫌奈何桥晦气,平时挂在嘴上的干脆就是断头桥。过了断头桥,肉身死去的亲人,其魂灵再也不会回来叨扰活着的人了。外乡的人知不知道奈何桥?不晓得,但他们晓得断头村。断头村的实名,只在广播里才听到。

  “文革”开始了。破“四旧”。断头桥首当其冲,连带村长也受了牵连,被斥责为管理不善。新任村长绞尽脑汁,到处征求意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上海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