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窑

2018年第12期

【字体:


  闹钟没响,赵晓阳头拱出被子,先醒了。手机搁在床下的皮箱上,他磨蹭了两秒,吸口气,侧身,伸出了左手。屏幕在晃,一个电话正好进来。他不记得什么时候将手机设置成静音了,还好,他已醒了。是师兄。今天教师节,昨晚临睡前,他还纳闷,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。他僵着思绪,按了接听。师兄是客气的,熟稔的客气。师兄略过了他嗓音的沙哑,按捺着语气问他怎么安排的。赵晓阳一头雾水。电话那头预料到了似的,放任着又像是在把玩着一个说话间隙的蔓延。赵晓阳回以支吾。师兄咳嗽一声,解释说,是这样的,每年都是这样的,博士二年级的来张罗过节的事。可开题的时间改了,改到了明天。赵晓阳含了口唾沫,不想咽,还是咽了。每年都是这样的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上海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