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年第11期

【字体:


   老鬼生來就有一本事,逢人遇事,说唱编歌,信口即来。纯粹是自个儿添乐,图个喜气,逗人开心,随兴哼完拉倒,可这般自娱逗乐的事,却让他差点丧命。

  当年,乡革命委员会让他编唱中央文件“十六条”。老鬼不会命题作文。不唱。这是革命任务,不可不唱。于是,胆颤心惊地哼,哼着哼着就哼歪了,成了酸曲儿,被造反派打瞎了左眼,还给他戴了个白色的高帽子,脖子上挂块“现行反革命”的黑木牌,在烈日下,赤着脚,踮着脚尖儿,在柏油马路上颠着,跳着,像只猴子。被围观,被游行,被批斗。

  从此不唱。

  

  老鬼记性超好,过目不忘,入耳走心。不唱后,他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上海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0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