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画献给吴云

2020年第3期

【字体:

1

  葬礼还算顺利。

  他们没有亲戚,只有身边几个熟人和朋友,还有母亲原先工厂的几个姐妹。她得病已有半年多,走时还算平静,没有多少挣扎。他只盯着那屏幕上的线条,原先那条线像蚯蚓一样,扭动着,后来一点点拉平,最后成了直线。这样,她的一辈子就走完了。

  办完丧事回家,他有一种虚脱感。屋子里有一种空荡与寂寞,他朝母亲的床张望,床上的被子还铺着,枕头那里还有凹陷。他盯着那个地方看了一会儿,想抹平,手伸出去又缩了回来。他给几个朋友打电话,“谢谢啦,百忙当中赶来,我母亲在天有灵也会感激的。”他对每个人都这样说。

  这是个老屋,一直没拆,在市中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上海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0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