俄国好朋友

2020年第3期

【字体:

1

  说实话,我对他是未识其人,先闻其名。书记说:“出去玩嘛最重要是安全,你看我包里背着相机,我其实是喜欢到处跑跑的人,可是这次不行,我害怕包包,其他我不怕,包包我怕的,我就怕把包包丢了。”

  一个男老领导,一句一个包包,听着有点怪,而且他究竟有个多么名贵的包包?

  书记说:“1988年,我们学校暑期疗养——那时候管得松,现在不允许了——去了神农架,一个男老师走丢了,到现在没找到,二十九年了啊,我们这所985,到现在没破案。出去玩嘛最怕出意外,这次我们是几家大学联合组团,团长更不好当啊,不管了,我反正这次任务就是看好包包。”

  过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上海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0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