韦驮天

2021年第6期

【字体:



  附近几条街遭了贼或出了人命,我敢保证,头一轮敲定的嫌疑犯里少不了我。过年前,靠西那栋楼丢了狗,民警来敲门,我说我住东头,隔着一条小马路呢。民警只问,去过吗?我点头。见过一楼的黄狗吗?我说挺凶。他又问,自己骂过什么不记得?我想起那狗朝我乱叫时,旁边还有一双半开半闭的眼睛。民警提醒我,你威胁他要吃狗肉。我说我们那人人都吃。他看了我一眼,我很想笑。要不是什么肺炎,回去吃过几顿都数不清了,谁有空背这锅。

  几天后我再去,黄狗套着新打的铁链坐在门口,紧挨穿套装睡衣的老男人。他斜眼看狗,狗一个猛冲,我车头倒了,地皮轰起一层灰。我捡起纸盒上楼,男人的骂声紧跟,我听不懂,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上海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1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ICP备10216796号-8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