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把银壶都是一间声音的密室

2021年第6期

【字体:


  铺子的主人不在家,我给他打电话,说,很抱歉郭先生,我不买壶,只想进去听听打壶的声音。

  他大概愣住了,过了会儿才说:好的。

  嚯,一个只想听声音的女人。他会这样想我吧。

  铺面临街。一进门,叮叮叮!当当当!咣咣咣!哐哐哐!啷啷啷!……我一下子掉进了一张声音的大网。

  半人高的砖墙把屋子隔成了内外两间。外间,几个坐在矮凳上的女人正俯身或清洗或擦拭手中的银器;里间,十几个青壮年男人,在各自的位置,手持铁锤,勾着头,正一下下敲打着眼前砧子上的银壶。小镇的人,砧子不叫砧子,叫“鐵马”。我四下里撒望一圈,铺子尽头的角落有个空位,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上海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1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ICP备10216796号-8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